探寻中国社会学的源头:逻辑与意义

admin 2019-11-08 00:07

  “但是,我们不应当把社会学的历史仅仅限制在这些在学科上达到自觉的社会学研究者身上……社会学应当有这个勇气,突破仅从学科自觉性的限制去编撰社会学史,也就是把那些尚未形成社会学的学科意识,但是已经阐述了某些社会学思想。如同中国古代没有“哲学”这一名称,只有儒学、老庄之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等哲学的存在形态,不能因此说中国没有哲学一样,也不能因为中国古代没有“社会学”这个名称,仅仅有荀子之学等社会学之实际理论的存在状态,就说中国古代没有社会学。探寻中国社会学的源头,挖掘其中的深刻价值所在,是建构中国社会学学术话语体系的题中应有之义。在反思西方中心论话语体系语境中的社会学起源观的基础上,探寻中国社会学的源头,对于建构中国社会学的学术话语体系有其积极意义。

  根据上述逻辑,如果从社会学的概念、本质界定倒推的话,在中国社会学发展史上,荀子具有当然的社会学创始人资格——虽然他没有用过社会学概念,也不可能有社会学学科的自觉,但这并不妨碍他作为自发的社会学家的历史性存在的地位和价值。如同中国古代没有“哲学”这一名称,只有儒学、老庄之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等哲学的存在形态,不能因此说中国没有哲学一样,也不能因为中国古代没有“社会学”这个名称,仅仅有荀子之学等社会学之实际理论的存在状态,就说中国古代没有社会学。严复把社会学翻译为“群学”,并把群学界定为“知治乱兴衰之故,而能有修齐治平之功”的一门学问。英格尔斯也认为,“社会学试图解释社会秩序和社会的本质”。以此类社会学本质界定为标准,我们可以判定:荀子建构的关于社会的学问就是社会学。正如景天魁所说:“不能把西方社会学的传入与中国社会学的产生简单地画上等号。中国学术自古以来就不是踩着西方学术的‘点’(节奏)走的。不同文明自有其起源,其中的不同学术,有不同的概念、不同的形式、不同的传统……中国社会学之‘源’,是以荀子‘群学’为代表的本土社会学传统资源……不管它有什么不足,‘早熟’也罢,专业化程度不高也罢,那里总是有我们中国学术最基本的文化基因——那就是中国社会学的根。”

  费孝通提出了“文化自觉”的概念,郑杭生非常重视中国社会学的“理论自觉”,陆学艺孜孜以求社会学的本土化。当前,建构中国社会学学术话语体系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学界的共识和未来努力方向。那么,怎样建构中国社会学的学术话语体系呢?探寻中国社会学的源头,挖掘其中的深刻价值所在,是建构中国社会学学术话语体系的题中应有之义。

  建构社会学的中国话语体系,首先应当反思西方中心论话语体系下的社会学起源观。著名的“李约瑟难题”,是西方中心论视野下才有的“难题”;韦伯关于东西方文化与现代化关系的著名命题,也是“西方中心论”范式下才有的。但是我们却从来未曾深度反思:关于社会学的起源,我们是不是也不自觉地、下意识地、不加批判和反思地受西方中心论这一潜在思维定式的影响而接受了人云亦云的结论呢?以至于在景天魁等学者提醒我们这一点的时候,我们还如同柏拉图“洞穴比喻”中的囚徒那样,对于昭示他们光明的人不予理解,甚至于不相信呢?

  在反思西方中心论话语体系语境中的社会学起源观的基础上,探寻中国社会学的源头,对于建构中国社会学的学术话语体系有其积极意义。为了中国社会学的崛起,这就是探寻中国社会学源头的意义。


最新评论
report
关于首页

Power by DedeCms


农超对接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384658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