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推动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深度融合探析

admin 2020-11-17 03:09

  现代国际理解教育肇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立及推动,其希望以文明间的理解、包容促进和平,实现多样性共存。中国的国际理解教育起步晚、发展快,着眼于培养适应全球竞争的国际化人才。新时代国际理解教育的深入发展须与思想政治教育深度融合,以顺应国际形势复杂变化,更好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人。尽管二者融合仍面临一些挑战,但只要循序渐进、因地制宜地推进教材改编、教师培训等,将取得良好效果。

  国际理解教育是世界各国在国际组织的倡导下,以“国际理解”为理念所开展的教育活动。[1]这一思想萌芽于“地理大发现”之后的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发展国际理解教育以预防战争的思想开始频繁出现在杜威(Dewey)和蒙特梭利(Montessori)等著名教育家的著作中;而其真正肇始则应回溯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成立和推动。《联合国教育、科学和文化组织法》序言开宗明义谈及:“战争起源于人之思想,故务须于人之思想中筑起保卫和平之屏障”。可见,自创立之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把促进国际理解,并以此推动世界和平与安全作为其基本使命和目标之一。

  七十多年过去了,为顺应不断变化的时代潮流,国际理解教育的内涵不断发展变化,日益丰富:由最初“在平等尊重的基础上促进不同国家与文化的相互理解,以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演变到“重视、和平、基础与基本自由”等理念,再到今天“包罗资源和环境保护、尊重物种与文化多样性,促进经济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相互依存和可持续发展”等内容,强调“学会共存”这一核心目标。同时,各国国际理解教育的展开及本土化,持续扩大国际理解教育的实践外延,使其在全球化时代百花齐放。

  我国开展国际理解教育始于20世纪90年代,基本与加快对外开放、深度融入全球化的进程相适应。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举办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2010年世界博览会等重大活动,更进一步促进国际理解教育走上发展快车道。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颁布,第一次在国家政策层面明确提出实施国际理解教育。《纲要》指出,“加强区域范围内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促进国际理解教育,推进跨文化交流,增进对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认识和理解;适应国家经济社会对外开放要求,面向地方和学校,着眼培养胸怀祖国、面向世界,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未来能够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的高素质国际化人才”。[2]可见,推行国际理解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在于培养国际化人才以呼应全球化时代国家发展的需要。

  为什么要在新时代促进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深度融合?要而言之,这是国际形势深刻变化的客观要求,是培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人的客观需要,也是思政教育守正创新的题中之义。

  1.国际形势快速、深刻变化的客观要求。习总在2018年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指出:“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3]“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时代论断具有极其丰富的内涵:一方面,随着一大批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群体性崛起,特别是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世界经济中心向亚太转移,世界权力结构“东升西降”。百年来,西方国家主导国际政治的情况正发生根本性变化。另一方面,全球化趋势深入发展,快速进步的人工智能、虚拟现实和5G通讯等科学技术深度改变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与组织模式。复杂且迅速变化的国际形势,使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结。在教育领域统筹这两个大局,就必然要求思想政治教育与国际理解教育深度融合。思政教育务须增加更多国际理解内容,引导学生正确认识世界和中国发展大势,正确认识中国特色和国际比较;国际理解则要坚持思政教育的导向指引,以习外交思想、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基本理论武装青少年的头脑,使其不迷失于庞杂的国际与中。

  2.培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人的客观需要。我国教育的根本目标是培养“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逐梦者和圆梦人”。思想政治教育是落实这一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引导青年学生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的关键举措。

  第一,促进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深度融合,有利于引导学生实现 “四个正确认识”,增强“四个自信”。自信是一种自我意识,也是一种比较意识。思想政治教育发生于国内,但其内容涉及国外其他政治文化与意识形态。因此,论及培育自信,思想政治教育自然而然是一种比较教育。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不仅来源于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体系的深刻理解,更来源于以国际视野环望、了解不同文化,通过辨别“他者”所加深的对“自我”的认知与认同。

  第二,促进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深度融合,有利于培养新时代的大国国民。新时代国民,成长于“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历史进程中,须有与之匹配的知识、视野和品格。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相结合,就是要引导当代学生,在“懂自己、懂社会、懂中国、懂世界”的基础上,正确处理好民族与世界的辩证关系,做合格的中国公民与世界公民;体悟服务民族复兴和促进人类进步的紧密联系,在国际舞台上为国家发展谋利益,并有胸怀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贡献。

  第三,促进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深度融合,有利于培养国际化人才。从“四有新人”到教育的“三个面向”,再到培养新时代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育人标准的迭代鲜明表现出我国教育在强调人才素质全面性的同时,增加了更多国际化“底色”—这是当代教育发生于经济全球化环境下的必然反映。在思想政治教育中,增加更多国际理解教育内容,有利于培养当代青少年具备国际意识、国际知识和国际能力,尤其是理解和运用各类国际机制与国际组织制度的能力,进而为我国更主动积极地发挥国际影响奠定人才基础。

  3.思政课改革创新的题中之义。守正创新是思政教育的基本原则,守正是灵魂,树立根本方向;创新是生命,延续并增强思政课的教育效果。而将国际理解教育内容春风化雨地融入思政课中,是实现这一重要目标的有效路径,将至少在三个方面进一步焕发思政课的时代活力:

  第一,思维创新。国际理解内容的加入,将强化四种思维:一是国际化思维。思政课教学须拓宽全球视野,在知识与案例的选择上国际化,在传授方式和教育方法选择上国际化,也将教育对象视为全球化时代的大国国民和世界公民。二是比较性思维。介绍不同文化、不同政治意识形态以及马克思主义在不同地区本土化的内容,与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相对比,使学生在辨别中领悟其独特性和优越性。三是针对性思维。针对学生关注且有重要理论意义的各类时事热点进行评点,跟紧时代步伐。四是包容性思维。认知和比较、分析与理解,最后达到的目的是包容,这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备要素。

  第二,内容创新。思维的转变必然带来内容的革新与丰富。如前所述,国际理解教育将拓展思政课的授课广度,以全球视野选择理论、案例进行比较。这不仅能进一步延展思政课最新理论的内涵与外延,而且也可为其所包含的经典理论和实践案例增加更多时代特质,助其自证常青特性。

  第三,形式创新。国际理解教育重在国际交流,教育发生的场合既可在国内,也可在国外;既可在课堂上,也可在社会中。在教育形式方面,思政理论课可借鉴国际理解教育的一些有益方式,尝试组织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加入课堂讨论,呈现对共同关注的某些热点问题,如中国在当今世界的地位、西方发达国家的民粹现象等的多元认知;还可进一步拓展课外教学,与思政实践课程相结合,组织各类主题活动和国内外社会调研,丰富教学形式。

  毋庸讳言,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政教育深度融合是当代中国教育的新领域,必然面临不少难题,如二者的“兼容性”问题、教师的培养问题和教育资源的投放与再分配问题等。辨识、厘清这些困难,进而找准教育需求的痛点,是在实践中推动二者有效融合的必要步骤。

  1.促进国际理解与思政教育的理论内容进一步兼容。应当看到,国际理解教育和思政教育的基本性质和基础理念是一致的:都致力于帮助青少年更深刻认识社会中人与人的关系,不同文明、不同国家交往的本质;基本目标都是为了促进和平与发展,最终推动人类的整体进步。这正是二者可深度融合的根本前提。但也应看到,二者教育理念的侧重点尚有不一致的部分,一定程度上为融合增加了障碍。这就要求我们在促进二者融合时,必须注意这些不同带来的兼容性问题,从而有所选择、循序渐进地推动。

  2.培育适应国际理解与思政教育相融合的复合型授课教师。教师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是教育发展与创新的基础与关键。经过长期建设,我国拥有了一支“可信、可敬、可靠,乐为、敢为、有为”的思政课教师队伍。但同时,进一步促进国际理解教育和思政教育深度融合必然要求授课教师能够融通中外、贯通古今,给教师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3.以有限教育资源丰富课堂组织形式。国际理解教育的课堂组织形式多样,如课堂讲授、辩论、模拟联合国以及海外游学等。而思政教育作为必修课贯穿整个教育阶段,学生须接受课业考察,这必然使得教学资源的分配更倾向于应试及熟悉相应知识点,而不是更多给予国际理解这种类似素质教育的内容;教育资源在不同省市以及同一省市的不同学校间的分布很不平衡,这使得涉外资源不多的内陆省市特别是其普通中学很难在思政课中添加国际理解内容。

  虽然存在上述诸多困难,我们相信,在持之以恒推动国际理解教育与思政教育相融合的道路上,只要坚持以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根本原则、方向指引和精神依归,统筹把握好因材施教、因地制宜、逐步推进的基本原则,在教材编写、教师培训和课堂组织等方面不断深化实践创新,就能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果。(作者单位:虎翼雄,北京海外学人中心;谷宁,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展中国家研究所)

  [1]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21世纪教育委员会.教育—财富蕴藏其中[M].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


最新评论
report
关于首页

Power by DedeCms


农超对接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3846584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