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上合组织会议、建设中西部国际交往中心重庆有何底气?

admin 2019-12-09 20:13

  :2019上合组织地方会议将在重庆举行,这无疑是其在内陆开放高地建设过程中的一件大事。

  虽然直到近日,重庆举办上合组织地方会议的消息才公之于众,不过上合组织就此事与重庆方面的协商很早就展开了:去年2月底,应重庆市政府的邀请,上合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率领成员国驻华使节代表团一行32人访问重庆,积极推动上合组织成员国与重庆在经贸、人文等领域互利友好合作。同时,在重庆举办上合组织成员国区域会议的倡议也就此产生。

  去年8月智博会期间,拉希德·阿利莫夫再度访问重庆,市长唐良智进行了会见。他在接受重庆晨报访问时表示,重庆已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发展合作的关键连接点;12月16日,市长唐良智一年内三次会见了阿利莫夫。双方就重庆市政府与上合组织秘书处之间的合作,以及进一步深化该组织成员国间地区合作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其中包括将于今年5月举行的上合组织地方会晤活动。

  纵观近些年的国际大型经济会议,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正在由欧美发达国家向亚洲尤其是中国转移。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包括:其一、中国经济强势晋升世界第二,申办国际大型会议相比以前更容易;其二、中国也急需借助这些平台向国际社会展示自己经济发展的成就。

  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近年来一方面为了分散京沪等一线城市过于集中的功能,同时也为了扶持有发展潜力的二线城市,使之进一步发挥区域龙头的带动作用,促进中国区域经济均衡协调发展。中央政府开始有意将一些国际大型会议放在如杭州、厦门、青岛、天津、武汉、成都、西安、郑州、苏州、大连等二线城市,使得国际重磅会议、大型盛会不再是北京、上海等城市特有的专利。

  例如,2016年G20峰会放在杭州举办,这也是2022年亚运会落户杭州之后,又一个国际性重要活动在当地举办;2017年9月,金砖国家第九次会晤在厦门举行;2018年6月,上合组织峰会落子青岛。

  更早之前的2013年6月,全球财富论坛落户成都;2015年11月,第四次中国-中东欧国家(16+1)会晤在江苏苏州举行;2015年12月,上合组织成员国政府首脑(总理)理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在郑州举行。此外,自2007年起,每年一度的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天津和大连轮流举行。

  按照原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的说法,要解决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存在的城市病,需要再有十个类似北京这样的中心城市才行。“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加速发展一批中心城市,承担全国性的功能,带动区域协调发展,形成经济发展新的增长节点。

  “原来什么样的大型活动都集中在北京、上海,现在把更多世界级活动放到二线城市,也有利于促进这些城市向准一线迈进。”广东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受访时也持同样的观点。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作为西部大开发重要战略支点、“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重庆,在这一型国际会议向二线城市倾斜过程中,分到羹却屈指可数。没错,过去几年,重庆先后促进了香山旅游峰会、中新金融峰会、智博会等国际会议及展会的落地,同时还在去年5月使得渝洽会升格为西洽会,不过,就国际影响力而言,重庆举办的国际会议与外界期望还存在着较大的距离。

  基于此,笔者曾多次呼吁,重庆应紧紧抓住眼下中央政府把世界级活动向二线城市倾斜的重大机遇,加快落实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高端会议和论坛落户,以此提高其在区域合作及外交事务中的话语权,助力内陆开放高地建设。不难看出,眼下2019上合组织地方会议顺利落地,与重庆抓住大型国际会议向二线城市倾斜的重大机遇不无关系。

  2011年3月19日,这一天重庆率先开行的中欧班列,被学者视为是“新丝绸之路”的先行者,在带动西部大开发向西部大开放转变的同时,重庆也一跃成为中国内陆通向欧洲的桥头堡。截止2018年年底,重庆开行的中欧班列数量和货值均居全国前列。

  紧接着2017年8月31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省区市在重庆签署框架协议,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南向通道(即陆海新通道的前身)。该通道将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通过广西北部湾、云南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进而连通国际海运网络辐射全球;向北与中欧班列(重庆)连接,利用兰渝铁路及甘肃的主要物流节点,连通中亚、欧洲、俄罗斯等地区。2018年11月,伴随着中新关系的升级,南向通道升级更名为陆海新通道。

  今年1月7日,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新疆、云南、宁夏八省区市政府合作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助推中国加快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对外开放格局。与2017年8月相比,此次共建陆海新通道的省份数量增加了一倍,西部地区的参与程度明显提高,对西部大开发推动作用也将更加明显。

  不久前新加坡学者郝楠曾撰文指出:长远来看,“陆海新通道”将能贯通“长江经济带”,打通“一带”与“一路”,推动中国西部成为新一阶段改革开放的前沿,将中国广阔的西部内陆地区与充满生命力的东南亚市场紧密联系起来。更值得期待的是,“陆海新通道”框架下的省际协调机制,或将能全面整合前期积累,形成多领域、多层次、多渠道但同时又不重复、不重叠、不冲突的双边合作。

  值得一提的还有,国家发改委正在编制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将通道定位为西部地区全面开放开发的战略通道、“一带一路”建设纵深发展的战略通道。这无疑是陆海新通道即将上升为国家战略的积极信号。伴随着陆海新通道战略地位提高,作为其运营中心的重庆,也将在国家区域发展和对外开放格局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2019年重庆市外办主任会议也提出,重庆今年将大力推动“陆海新通道”建设,丰富中欧班列(渝新欧)支线条以上,以通道建设带动人文交流。

  除了上文提到的西向的中欧班列(重庆)和南向的陆海新通道外,重庆目前还构建起了三大国际物流通道:北向,开通了横跨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俄罗斯、白俄罗斯的国际货运班列;东向,利用长江黄金水道和沿江铁路、公路,发展“五定”快班轮和渝甬铁海国际班列运输;空中,则是指航空国际物流通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重庆对外开放取得的成绩:2016年,重庆与“一带一路”沿线亿美元,居中国西部地区第一位;截至2017年末,重庆已与“一带一路”沿线个)发生了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业务,累计实现跨境人民币实际收付结算量1045.4亿元,比西部排名第二的四川高出了420.4亿元;在反映参与国际经济程度重要指标的对外贸易依存度上,重庆连续多年位列中西部第一;自2011年开始,重庆已经连续8年实际利用外资超过百亿美元,位居中西部省份首位……

  对此,上合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一言蔽之:上合组织是“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支持者和践行者;重庆地处“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联结点,也正在全面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因此,上合组织成员国和重庆开展合作,是机遇,更是共赢。

  不过,对志在世界城市的重庆而言,上合组织地方会议的举办只是一个开始。本次全市外办主任会议还透露,今年市政府外办将聚焦内陆开放高地建设,谋划实施国别交往合作计划,聚焦建设中西部地区国际交往中心,推动与21个目标国家和地区交往合作。其中,重庆方面提出建设中西部地区国际交往中心是最大的亮点。

  什么是国际交往中心呢?据了解,国际交往中心是指在国际交往中具有一定影响,能够在地区或全球发挥重要作用的城市。

  一般来说,国际交往中心具备以下几个特征:1、拥有数量较多的国际组织、外交机构(包括大使馆、领事馆)、国际商业机构;2、国际活动频繁,主要指外交访问和大型国际会议众多。其中,举办大型国际会议数量是城市对外交流频度的重要标志,被国际上公认为现代国际交流的重要渠道;3、人口规模庞大、设施发达以及服务系统完善等。这意味着未来重庆,除了促使更多高端国际经济会议落地外,还将在领事馆、国际组织等方面迎来重大突破。

  众所周知,在国内,目前除了北京外,上海、广州打造国际交往中心的优势也相当明显。而在广袤内陆地区外交事务中显得有些“低调”的重庆,这次提出建设中西部国际交往中心,有点让人意外。不过细细想来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西部越来越需要一个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中心城市。基于重庆在国家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地位,再加上有中新互联互通项目的加持,未来脱颖而出担当中西部地区门户城市的概率非常大。

  其次,重庆在迈向世界城市的过程中,也需要有国际交往中心的背书。纵观当今世界一线城市,不管是纽约、伦敦、东京、巴黎还是香港、新加坡都有一个特点,即它们都是国际交往中心。重庆显然也不能例外。同时,建设中西部地区国际交往中心,还是重庆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及长江经济带战略,加快建设内陆开放高地的积极反应。


最新评论
report
关于首页

Power by DedeCms


农超对接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38465849
返回顶部